第123章(1/1)

第123章

温晓和阮洁自然也都欣赏不了这样的时髦, 两个人都绷着表情绷紧唇线,生怕一个绷不住直接笑出来。尤其是温晓, 突然也没有那么气谢兜兜了。

可可和乐乐也没有在下面多站, 可可是闻着味进来的,于是征求阮溪的同意,端了一碟糕点, 笑着打声招呼, 便带着乐乐上楼回房间里去了。

两人进了可可的房间,可可放下糕点把假发摘了顺手扔到桌子上, 一边拿遥控器打开空调一边大松一口气道:“唉哟, 真是热死了。”闷得她一头汗。

乐乐是被迫的, 看她摘了假发, 自己也把假发给摘了。

可可坐到椅子上休息, 一边吃甜品一边翻手机里的相册, 翻两张给乐乐看一张,用他俩刺猬爆炸头的合照问他:“不时髦吗?多帅气啊。”

乐乐:“……”

他也欣赏不了这种时髦。

可可自己挺满意的,吃着甜品翻着相册, 越看越喜欢, 看着看着又哼起来了。

***

阮溪自己那是经历过各种年代的人, 思想上当然没有那么古板守旧, 对于青春期的孩子做出的这些事, 她都能够表示理解,也并不往心上放。

她和阮洁温晓继续吃着下午茶闲聊天, 又聊了聊怎么引导步入青春期的孩子, 怎么正确对待异性, 以及喜欢的异性这种事情。

阮洁当然没有这方面的苦恼,她家陈旭已经大学生了。

她只说:“别气别气, 都会过去的。”

谁还没有个十四五岁十六七岁的时候呀,都会长大的。

聊到最后温晓也就看开了,自然也不打算回去找谢兜兜的麻烦了,而是打算采取新的策略和方式,用最合适的方式和他聊一聊这些青春期的话题。

吃完下午茶聊完天,阮洁和温晓没有留下吃晚饭,在傍晚时分回家去。

她们前脚刚走,凌爻后脚就下班回来了。

阮溪看到凌爻就说:“走走走,带你看看你那对时髦儿女去。”

凌爻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,跟着她上楼。

到了楼上敲开可可的房门,却没看到什么时髦的儿女,而是很正常的一对儿女。

阮溪愣了愣,“你们刚才那发型呢?”

可可道:“假发呀。”

阮溪:“……”

还以为有多大的胆子呢,结果赶个时髦都是玩虚的。

可可意识到了什么,眼睛一亮道:“你们是不是很想看啊?”

说完她立马起身,先拿假发给乐乐戴上,然后又给自己戴上,戴好后和乐乐掐腰站到阮溪和凌爻面前,挺胸抬头看着凌爻神气地问:“爸爸,怎么样?”

凌爻清清嗓子,“嗯,挺好看。”

可可笑起来,“还是爸爸你有眼光。”

阮溪看向凌爻:“……”

一个连八十年代烫的爆炸头都欣赏不了的人,居然能欣赏得了杀马特,牛哇!

***

时光平顺,阮翠兰两口子从乡下来到城里以后,在阮翠芝他们的带领下,很快就适应了城里的生活。他们也学会了打麻将,没事几个人就凑到一起打发时间。

阮溪自从上过访谈节目以后,在国内的知名度又高了一个层级。

有纪录片栏目组来找她,想以她的经历拍一部纪录片。

阳光暖暖的午后,阮溪坐在办公桌边翻看节目组给她递过来的策划书。

看着策划书上写的内容,回想起自己这一辈子三十二年的人生,从乡下到城里,从摆摊到开店,从开店到走上独属于自己的秀场,再到如今即将走出国门。

不知不觉,人生已经过半了。

爷爷奶奶不在了,三姑他们都老了,孩子长大了,而她和凌爻也步入中年了。

纪录片的起始点是她的十四岁,那时候她还是个深山里的小姑娘,穿着碎花布褂子,编着具有时代特色的麻花辫,从郁郁葱葱的山林中走出来,简简单单一笑就是一场风景。

整整三十二年,说起来最怀念的,还是那两年。

也还是最喜欢别人叫她——小裁缝。

***

看着策划书正出神的时候,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忽响了起来。

阮溪被振动声吵得回过神来,放下手里的策划书,接起电话放到耳边。

手机放到耳边还没出声打招呼,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:“喂,您好,请问是阮诺的妈妈吗?我是阮诺的班主任刘老师。”

阮诺是可可的大名,阮溪连忙出声应:“哎,刘老师您好,我是阮诺的妈妈。”

刘老师道:“阮诺妈妈,是这样的,我们发现阮诺好像是早恋了,现在他们正是初三最需要集中注意力学习的时候,不能放任不管,您有空来趟学校吗?”

早恋?

阮溪蓦地一愣,脑子里下意识想起谢兜兜。

虽然早恋被叫家长这事是挺大的,但阮溪没在电话里多说什么,和刘老师说好以后,沉着冷静地挂了电话,拿上手机和包便出办公室走了。

她开车去到学校,上办公楼直奔初三老师的办公室。

上楼的时候她心里还在嘀咕,阮诺会和什么样的男娃子谈恋爱。好歹她爸爸条件那么好,以她爸爸为择偶标准的话,应该不会看上各方面太差的男孩子吧。

结果她嘀咕着敲门刚进办公室,打眼就看到孩她爸了。

不止看到了孩她爸,还看到了乐乐。

一家四口在办公室里碰上面,阮溪和凌爻碰上目光,瞬间都愣了一下。

阮溪心想怎么可可一个人早恋,把他们全家都叫过来了,难道这事比她想象得要严重,孩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?她了解可可的性格,应该不可能吧。

心里虽这么想,但她脸上没有过多表现出来什么,忙过去和刘老师打招呼。

刘老师也非常客气,让阮溪和凌爻在椅子上坐下来,然后面容认真道:“今天把两位家长叫过来,也是迫不得己,想让两位家长和孩子聊聊这个早恋的事情。孩子们都还小,又正是初三升高中这种重要的时候,我觉得马虎不得。”

家长配合老师的工作都是应该的,毕竟都是为了孩子好,阮溪点点头道:“刘老师,实在不好意思,我们会好好引导孩子的。”

说着她看一眼站在旁边的阮诺,“只是我能不能问问,她早恋的具体情况,是和班级里的男同学?是已经造成不好的影响,影响到其他同学的学习了吗?”

凌爻坐在椅子上没说话,看了看可可,又看了看乐乐。

刘老师看阮溪态度好,自己说话态度也好,“把你们两位家长叫过来,自然就是你们两个的孩子在早恋了,你们也别着急,早发现早干预,问题不大。只是他们自己现在还认识不到错误,不承认自己有错,所以我才把你们请过来的。”

阮溪反应了一下刘老师话里的意思,片刻重复:“我们两个的孩子在早恋?”

刘老师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疑问的,只道:“是啊,您的女儿阮诺,和我们的这位男同学凌一,明目张胆地在学校早恋,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凌一同学会往阮诺的嘴里夹菜,在教室里也不避嫌,相处亲昵,这不是早恋是什么?”

阮溪:“……”

她听明白了,眼睛里含着刀子,刷刷飞向可可和乐乐。

凌爻自然也听明白了,用同样的眼神看向可可和乐乐两个人。

不知不觉,这两娃已经长到了坑爹坑妈坑老师的年纪了,不比早恋胆子小在哪!

刘老师在两位家长的眼神中读出不一样的信息,以为他们在因为早恋的事情生气,于是忙又出声道:“两位家长你们也不要过分生气,孩子处在这个年纪,这些都是正常的。”

凌爻这时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刘老师,您可能是误会了。”

刘老师愣了愣,没有听明白,“我误会了什么呢?”

凌爻道:“他们是……亲兄妹。”

刘老师听得整个愣住,好片刻出声:“亲兄妹?”

阮溪在旁边抿住嘴唇点头,“是亲兄妹,我和这位男家长,是他们的爸妈。”

刘老师:“……”

片刻,她看着凌爻问:“你是凌一的爸爸,也是阮诺的爸爸?”

凌爻点头,“是的。”

刘老师:“……”

她又问阮溪:“你是阮诺的妈妈,也是凌一的妈妈?”

阮溪也点头,“是的,刘老师,他俩是双胞胎,凌一是跟他爸爸姓的,阮诺是跟我姓的。兄妹俩从小关系就很好,哥哥疼妹妹,可能您是误会什么了。”

刘老师一口气充在胸口,差点厥过去。

两个孩子两个姓,说是双胞胎可长得又不像,谁能想到是亲兄妹啊!

之前她也没教过他们,初三新分班才教了他们,家庭信息也都还不太了解。

可可和乐乐全都埋着脑袋站着,看不出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。

凌爻忙又出声道:“刘老师,实在不好意思,我们回去会好好教育两个孩子的。”

可可和乐乐一直低头站着没有说话,可可这时候出声:“我们说了我们没有在谈恋爱,但刘老师不相信啊,也不听我们解释,非让我们请家长。”

刘老师:“……”

算了,只要不是早恋那就行了。

***

阮溪和凌爻领着可可和乐乐从办公室里出来,已经到了傍晚放学的时候,于是便直接领着两个孩子回家去了。阮溪自己的车没开,扔在了学校这里。

坐在车上回家,阮溪在副驾上回头,问可可和乐乐:“你们俩,谁的主意?”

其实不用问也知道,只有可可能想得到干这种耍老师的事。

乐乐一般都是听她的,然后替她背锅。

所以没有意外,乐乐出声说:“是我的主意。”

阮溪直接白他一眼,“你就惯着她。”

可可看起来还挺开心的,笑着说:“谁让她不相信我们说的话,非认定我们就是在谈恋爱,还非要我们请家长,她要请那就请嘛,这样她才会真的相信啊。”

现在确实相信了,怀疑谁谈恋爱也不会再怀疑他们了。

***

一家四口开车到家,周雪云和凌致远两人正在院子里浇花。

可可和乐乐下车,齐声道:“爷爷奶奶,我们回来了。”

周雪云看向他们道:“咦?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。”

阮溪应声:“您的乖孙子乖孙女被请家长了,我们俩都被叫过去了。”

凌致远和周雪云听得都表情一紧,异口同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周雪云又多接一句:“在学校犯什么错了?”

可可过去周雪云旁边,挎上她的胳膊,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。讲到刘老师知道他们是亲兄妹时的脸色,她自己乐得停不住。

周雪云听了也笑,抬手打她一下,“调皮的丫头,以后可不许这样。”

可可点一下头应声:“是!奶奶!以后我再也不敢了!”

***

浇完花周雪云凌致远带着两个孩子进屋里去,保姆已经把晚饭做好了。一家人洗了手坐下来吃晚饭,热热闹闹地说点各自的事情。

吃完饭看看电视遛遛弯,阮溪还是和凌爻去运动个半小时到一小时,运动完梳洗上床,看看书准备睡觉。因为年龄比较大了,他们现在作息也都比较规律。

然上了床坐下来没多一会,阮溪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。

她掀开被子下床出去,凌爻在后面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阮溪没回头说:“我去找点东西。”

凌爻不知道她要找什么,但还是跟在她后面一起出去了。

阮溪出了房间去到杂物间里,开了灯道:“最近有栏目组来找我,说是想以我的经历拍一部纪录片。我们以前回乡下拍过很多照片,你还记得吧?”

凌爻当然是记得的,便又问:“你要找那本老相册?”

阮溪应声:“嗯,找那本老相册。”

然后东西还没有找到,可可和乐乐又进来了。

两个孩子好奇,可可在阮溪旁边问:“爸妈你们在找什么?”

阮溪一边找一边回答她:“找一本老相册。”

可可和乐乐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老相册,但还是帮着一起找了找。最终还是可可先找到相册,拿在手里举起来问:“是这个老相册吗?”

阮溪转头看到大红色的软皮封面,忙道: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。”

可可把相册递到阮溪手里,“这是什么相册啊?”

阮溪接到手里打开,和可可乐乐凌爻一起看相册里的照片,慢慢说:“是爸爸妈妈小时候住过的地方,这是妈妈家的老房子,这是爸爸住过的吊脚楼……”

可可看着一张相片问:“这个是乡下的裁缝铺吗?”

阮溪道:“对,当时妈妈也就你这么大,拎了半篮子的鸡蛋去这个裁缝铺里找老裁缝拜师学手艺,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我学不成,只有你太奶奶觉得我可以。那半篮子鸡蛋,是家里省吃俭用攒了很久才攒起来的。”

可可不懂,“半篮子鸡蛋也要攒很久吗?”

阮溪忍不住感叹:“你们生下来日子就过得富裕,不知道以前有多穷。平时要是能吃到一块糖,那都跟过年似的了。衣服都是打补丁的,夏天还穿草鞋呢。”

多看了几张照片,可可又问:“没有你们小时候的照片吗?”

阮溪摇头,“那时候穷得饭都快吃不上,哪里有照相机这种东西。这还是乡下要拆迁了那一回,我和你爸爸抽空回去,在山上照了这些照片。”

照片里倒也是有她和凌爻的,但是是三十岁的他们,不是十三四岁的他们。

十三四岁时候的他们,永远留在过去的时光中了。

可可又问:“妈妈你十四岁的时候什么样啊?”

凌爻在旁边道:“你和你妈妈长得很像。”

同样的十四岁,同样那一张精致灵动充满鲜活气息的脸。

看完了照片,乐乐又说:“山上还挺漂亮的。”

阮溪手指抚过相片,凌爻继续接着话道:“你们出生的时候山上的屋子都拆了,不然还能带你们去看看爸爸妈妈生活过的地方,是真的很漂亮。”

而现在,只能通过这些老照片看一看了。

***

阮溪把这本老相册找出来,当然不是只为了再看一看过去,或者说是简单地回忆回忆,而是为了提供相关资料给节目组,让他们拍纪录片的时候搭建场景来用。

或许,还可以以这样的一种方式,再看到过去生活的小小一角。

相册找出来放到房间里,第二天阮溪拿给助手,让助手递去了节目组那边。

因为都是些乡下的小土房子,搭建起来比较简单,也耗费不了多少资金。节目组那边搭建的也很快,主要就复原了三处——裁缝铺、阮家的老房子、吊脚楼。

复原好的那一天阮溪过去看了一下,站在裁缝铺前,看着院子大门外写着字的木板,她有一瞬间恍了神,感觉好像一推开门,院子里便会坐着老裁缝。

当然她推开门,里面没有老裁缝,也没有大咪,但有仿真的葡萄架和摇椅。

房子是假的,里面所有的东西也都是假的,都是对着照片仿造出来的,唯有一件东西是真的,是她和老裁缝用过的——在正屋中间摆着的那台旧缝纫机。

因为纪录片具有一定的叙事性,所以节目组希望阮溪出演一下片子里的自己。倒不需要演什么,也没有台词,就是需要一些场景,让内容显得更真实丰富一些。

阮溪觉得自己已经演不了十四岁了,哪怕就是坐着不动。

想了想,她跟节目组商量下来,让可可来演。

确定好以后,她给可可量体裁布做衣裳。

自从离开凤鸣山以后,她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些年那些款式的衣裳了。

那两年在凤鸣山,她自己穿这样的衣裳,也给村子里的人做这样的衣裳。

来到城里以后,做了二十多年各种各样的设计,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拿起剪刀皮尺和划粉,简简单单地给人量体,简简单单地剪裁,简简单单地缝合布料。

阮溪给可可做了衣服和裤子,都是当年她自己穿过的花色和款式,阮翠芝则亲手糊鞋帮、纳鞋底,给可可做了一双当时她们穿过的方口布鞋。

衣服和鞋子做好后,阮溪带着可可去参加拍摄。

这一天家里人没什么事,也都跟着过来看。

阮溪带着可可先去换上衣服和鞋子,然后带她去扎头发。

对着镜子给可可编辫子的时候,阮溪笑着说:“这样打扮起来,更像了。”

可可乖乖坐着不动,从镜子里看着阮溪问:“您十四岁的时候就是这样吗?”

阮溪点头,“就是这样,人家都说我是凤鸣山上最漂亮的女娃子。”

可可笑起来,“我也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女娃子。”

两根辫子编好,可可从镜子前站起来,转过身面对阮溪,问她:“好看吗?”

阮溪把她的两根辫子捋过来放到肩膀前,点头道:“好看。”

可可又转过身去看镜子里的自己,“原来你们那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。”

阮溪应声道:“嗯,那时候的女孩子都这样扎两根麻花辫。”

可可捋捋自己的辫子,嘴里说:“十四岁的小裁缝。”

***

收拾好阮溪把可可带给节目组。

纪录片的内容和脚本阮溪都看过且确定了,至于现场怎么拍她自然是不管的。她站去凌爻身边,和凌爻以及阮翠芝几个人一起看着可可走去缝纫机前坐下来。

在可可坐下来抬脚踩上缝纫机下面的踏板时,阮溪在这一瞬间忽又恍了神,甚至连视线也不自觉变得模糊起来了,恍惚间仿佛看到可可真的变成了自己。

变成了,十四岁的小裁缝。

小裁缝坐在缝纫机前剪断最后一根线头,起身收拾一下东西,背起黄书包出门,走到院子里和坐在葡萄架下的老裁缝打招呼:“师父,我回去啦!”

老裁缝抱着大咪在摇椅上慢慢地晃,应声:“嗯,去吧。”

……

背着书包走到山坡上。

她冲坐在山坡上看书的凌爻挥手,叫他:“崽崽!”

到他旁边坐下来,她从书包里掏出糖,笑着问他:“吃糖吗?”

……

刘杏花坐在老房子门前剁猪食。

她看到刘杏花远远就喊:“奶奶,我回来啦!”

刘杏花抬起头冲她笑,“是小溪回来啦,饿了没呀?”

她问:“爷爷呢?”

一转头便见阮志高扛着锄头回来了,也冲她笑,“小溪回来啦。”

……

阮长生往她怀里扔个东西。

笑着说:“大侄女,五叔给你带了好吃的。”

……

田埂上。

阮洁从她篮子里抢稻穗:“姐你耍赖,那些都是我捡的!”

……

崎岖曲折的山道上,山歌悠扬悦耳。

小裁缝跟在老裁缝的轿椅旁边,走过绿意葱茏的夏天,走进白雪覆满山尖的冬天,走进每一家每一户,听人热情地上来招呼那一句:“小裁缝,你来啦。”

(全文完)

此章加到书签